lana阿糯

此号作废

迷蝶

随便看看吧,这是个半真半假的故事

迷蝶     宴安
01.
我有一份长期野心计划,秘密记录着。

小时候,闭上眼睛,想着踮一踮脚尖,将繁星摘下,朝天际那边道一声晚安,人们盖上了被子,小狗钻进纸箱,世界渐渐安静下来,只留下黑漆漆的帐幕。

咔哒咔哒,时间婆婆迈着蹒跚的脚步。

悄悄的,踮一踮脚尖,繁星被挂上了夜幕,这满天的浪漫都属于我。

02.
一季又一季,冬去春来,我的野心计划只多了寥寥几笔。

想要在开春之际养一株在花市不知见了多少次的无名花。母亲建议我买些可爱娇艳的花,我却厌恶,无名又怎样,它活的更无畏,不畏旁人的审视,不去迎合旁人的喜爱,开出自己想要的样子,这才是生命原本的样子。

直到下一个开春,父亲为我带回无名花的时候。

03.
他是我认为最美好的少年。

是隔壁新来邻居家的孩子,比我长三岁,母亲嘱咐我好好与他相处,我自是应下,心里好奇的不得了。

我却只敢躲在父亲身后怯生生的撇他一眼,只一眼,他就逮住了我,目光对上我,也不晓得哪里问来的名字,他出声叫我,“长生。”
我以为该是平常班上那些毛小子大嗓门一般,叫起那两个字毛毛躁躁的,惹人讨厌。他与他们便是不同的,本来就是不同的。冷峻、清冷、低沉,我想要找些最美最好的词语来形容他,他值得那些赞美。他好像真的把“长生”两个字喊出了长命百岁的意思,叫出了美好长存的祝福。

像是提醒我的出神,他又道,“你好长生,我叫良生。”目光炯炯,等着我的回答。

“你好……良生。”

04.
我也等不得大人之间对话的结束,急匆匆的跑回房间,在纸上沙沙添上两个字。

良生。

像是旋律,要在心中深深浅浅的吟唱。
像是海鸥,高高低低的飞去海岸边。
像是日记,书写进片片纸张中。
像是小舟,在柔波里轻轻飘荡。

05.
说起我的夏天,大概要从第一瓶波子汽水开始。

犹记幼时,拿着从父亲那里得来的几块零花钱,忙不迭地跑下楼,试了几次才将钥匙插进锁眼,骑上比我还高的自行车偷偷去找他。

他们高中的门前有一个高高的坡,我费力的蹬着脚踏板,歪歪扭扭的骑着。翻过这边,风呼呼的吹着,抬头就能瞧见站在校门口的良生。

少年时的他就有些寡言,骨子里的东西。套着宽大的运动校服,裤脚随意的卷高一边,露出还算白皙的脚踝。额头处挂着打篮球出的汗水,发丝粘在了一起,脸颊因炎热微微泛红。

“怎么那么慢?”

“报告长官,坡太高了,骑不上来。”

“蠢。”

说着向我伸了伸手,我会意的在裤兜里左掏右掏,扯出张皱巴巴的纸巾和几张零钱。他略嫌弃的看了看我,我耸耸肩对他吐了吐舌头。

“下不为例。”

良生去买汽水,我便跑到高处坐着,乘着阴凉,荡着腿,望着人越来越少的学校发呆。

直到他唤我,我才缓过神来,然后我便对上了两瓣混着波子汽水味的又带着凉意的嘴唇,蜻蜓点水般的。

我愣头愣脑的接过他硬塞过来的半瓶汽水,傻乎乎听他的话喝得干干净净,才注意到他不自在的撇过了头和泛红的耳根。

“良生。”

“什么?”

“你转过来。”

在他转头的瞬间,我也学着他的模样,费力凑近他,朝他的嘴唇上啄了下,然后笑嘻嘻的说,

“我要回去告我爸,良生偷亲我。”

“你敢!”,边说边撩开我的碎发,俊脸朝我逼近,将我笼在他高大的身影里。

我想,他的吻凉凉的甜甜的,真好。

06.
我和良生的行动总是秘密进行的。又或是旁人都看在眼里,却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良生喜欢奔跑,我就陪着他疯跑一顿,从巷子的这头再到那头,跑得满头大汗。良生不喜欢笑,我便扒着他的嘴角,扯出个外八扯扭的笑,我也觉得他好看。他喜欢的我便陪他,他不喜欢的我就教他。

我喜欢雏菊,淡淡的白色,嫩黄的花蕊给人温暖,他不知去哪找了一大束,也不问我好不好看,开不开心,一股脑的塞了给我。我喜欢蝴蝶,他便带着我跑去山上找蝴蝶,找啊找,怎么也找不到有黑色翅膀、闪着绿色幽光的蝴蝶。

我问他,良生你也喜欢蝴蝶吗?他想也没想就开口说,长生喜欢的我便也喜欢。

那一瞬,我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蝴蝶,翩翩然的飞到了良生的头顶,不待我反应它又朝着树林更深处飞了去。黑色硕大的翅膀,闪着绿色的幽光,消失在我眼前。

我也良生说我好像看见蝴蝶了,他说我也是。

后来的后来,在我们重逢之时,他说他又找到了那只美得不可触碰的蝴蝶,我诧异的瞧着他,“在哪?”

“不偏不巧的,就在我眼前。”

他说:“长生,你本就是那蝴蝶,只是不小心破碎成了灵魂,可还是振着黑色硕大的翅膀,飞去属于你的地方,若是没寻得想像中的样子,迷了路,兜兜转转,便又闪着幽暗的光回来找我。”

我承认,他是对的。

07.
离别悄无声息的到来,没有预告,没有通知。

我便带着我的长期野心计划各地辗转,去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不知道良生是不是也到了另一个地方,遇到了另一个“长生”,教他笑,陪他跑,带她去找蝴蝶,对她说你喜欢的我也喜欢。

那若有来生我定要做成只蝴蝶,不知悲伤,只会快乐。

08.
他和我的重逢,像八九十年代俗烂的电影桥段。无聊的情节,意料中的发展。无非是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的女人走进同一家音像店,寻找同一张唱片。当他们的手指相触,男人感觉到了来自这个女人的温暖。目光相对,女人后知后觉的缩回了手,对男人说,抱歉。继而想起了什么,头也不回的仓皇而逃。

我也不明白为何要拔腿就跑,是因为愧疚?还是害怕面对尘封已久的记忆。我告诉自己长生你没欠他什么,不必如此。可我确实欠了他,欠他个回答。

就像他问的那样,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没说自己去哪,没说为什么要离开。

“像你说的那只蝴蝶,飞进树林深处,无人知晓它到底飞往哪里?长生,你飞得太高了。这样说起来不免让你觉得我太卑鄙,可我也想把你牢牢攥在手里。”

他的脾气我再了解不过,说是什么便是什么。一路上就这么攥着我的手,攥的生疼,揉到骨里,融到血里,藏在心里。良生还是良生,他还是找到了他的长生。

其实卑鄙的人是我,我晓得那日良生说的蝴蝶也是我,我自是明白良生也是喜欢蝴蝶的。我却为自己的懦弱开脱,说我瞧见了蝴蝶,可它却飞了去,找也找不到。良生也自是明白我的意思的,看见蝴蝶是假的,离别却是真的。

09.
像是两人的默契,他未和我提起我们分开后的往事,我也亦是如此。

我不懂咖啡,却也还是让他带我去了咖啡店,点了一杯最苦的咖啡,皱着眉的喝了下去。然后我瞧见他笑了,兴许是在笑我的逞强,笑我的笨拙,可我真真切切的看见他笑了。

我还在猜测是不是他的某个女孩教会了他要多笑,告诉他,良生你不笑的时候也好看,笑的时候更好看,可我更喜欢会笑的你。又怎会料到他会探过身子来,用手扯了扯我的嘴角,“怎么把我教会了,自己却忘了?长生你该开心的,不是吗?”

对啊,我是该高兴的,我的秘密不再是秘密,我的长期野心计划也将作废。

我最喜欢的良生也喜欢我。

10.
我记得最后一页我写道:
如果有来生,
要做成一只蝴蝶。

没有感情,不知悲伤,
只有快乐。

黑色硕大的翅膀,
点缀着幽暗的绿,
闪烁着宝石的光。

在狂风中飘摇,
漆黑的帐幕掩了神色。

谜一般的存在,
无人寻得。
美得不可触碰,
破碎成灵魂的样子。
却是迷人眼目,惹人怜爱。

想要
自由的穿梭在树林间,
越过层层叠叠的高山,
去往未知的地方。

想要
喝着山谷间的溪水,
吃着最甜美的花蜜。

想要
一串露水编成的项链,
一件月色织成的衣裳。

想要
山间百灵鸟独唱
只属于我一人的歌谣。

11.
后来?后来的故事如今我又怎说得清楚。















我是真的真的脱坑了yys  以后也不写了
如果是喜欢我的文关注我的,我不会删文,但是想取关的也可以取关了
非常感谢过去的支持了,爱您

《和荒的一年四季》夏篇03

#非常水的更新

#过渡章,夏天的对年少的回忆结束

#我不敢立flag

03.「冰淇淋」

自从连续的胃疼开始,我再也没有吃过冰淇淋。

其实在很早很早的时候,荒就提醒过我,凡事最喜欢的也要学会克制。

“那要是我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怎么办?”

“我要躲着他吗?”

他弯腰吻了吻我的眼睑,开口道,“想得真多。”

他很久很久之前说过,若是他感到不安的时候就会过来吻我一下,也许他忘了,可我还记得。

告别总是无声的。

就好像我上一秒还在想他,此刻大人就说邻居搬走了。

就好像前一天或是前一周,再或者是前个月,我俩还商量着暑假他带我去哪儿,现在就只剩我一个人度过炎热乏味的夏天。

告别总是无声的,就好像……

我握在手里不知何时融化的冰淇淋。

我不知道怎么办,可是她哭的好伤心。

《和荒的一年四季》夏篇02 by糯

#这个人没什么好说的
#这个人有一点点的躁动,想kai che
#这章没开起来,自罚一杯

02.「酸梅汤」

我和荒的行动总是秘密进行的。


他递给我满满一瓶的酸梅汤,也不管我心情有多不好,扯着我就往巷子的最深处跑。一直跑到底,荒轻而易举地就翻过了铁栏杆。我害怕的摇摇头,他皱着眉双手打开,朝我说,快下来,摔不到的。


我一咬牙,闭着眼睛,就那么跳了下去,下落的速度真快,风把我脸上的眼泪给吹散了。


他说话算数,用手臂拦腰抱住了我,就算这种时候,他还是要打击我两句有的没的。


也不等我站定,又拽着我的手疯跑了一段,中途的时候,回头撇了一眼我空空的双手,说了我句“笨蛋”,又折了回去。


等看到气喘吁吁的荒拿着装满酸梅汤的瓶子,我不好意思的朝他笑笑,表示歉意。他凶巴巴的教训我,让我拿好了,要是丢了,这个夏天都不准我去他家蹭酸梅汤喝。


小气鬼。


按照计划今天到我陪他去网吧打游戏。荒和网吧老板挺熟的,且去那的人也不多,认识我俩的几乎没有,所以即使未成年的我也能这么大摇大摆的和荒混进去。


我捧着瓶子咕嘟咕嘟的喝着酸梅汤,瞧着荒打游戏,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天。


荒家里的酸梅汤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酸中带甜,且甜的刚刚好,不多不少。我以前一直以为酸梅汤都是那个味,可事实证明,我再也没喝过比这个更好的。


等杯子空了,我也看无聊了,就靠着座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后来他轻轻摇了摇我,叫我起来回家去了,我瞧了眼电脑屏幕还不到下午三点,我不想那么快回去,还想再和他待一会儿。


“我还不想回去。”


“他们又吵架了……?”


“嗯。”


“刚刚为这个不开心。”


“嗯。”


“过来。”


“……?”


“我困了……需要抱枕。”


“嗯。”


我听话的跑过去坐在他腿上,伸手虚掩了他的眼睛,让他瞧不见我害羞的样子,哄小孩子般的小声唱道,“睡吧睡吧……”


唱完自觉的在他怀里寻了个还不错的位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听他打趣我 ,“到是会享受。”


我确认似的仔细的嗅了嗅他身上的酸梅味,嘴角扬的更高了。


笑嘻嘻的回他,“我福气好。”


原来今天煮梅子的是荒。


即将入眠之时,我冷不丁的想起老师念的那几句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和荒的一年四季》夏篇01.

《和荒的一年四季》
#临时脑洞,想到什么写什么,有甜有虐
#大概是个青梅竹马的故事,两人相差五岁
#糯式ooc,不雷好吃(「・ω・)「嘿
#各位觉得还有什么代表夏天呢,告诉我呦~

Ver.夏
01.「波子汽水」
说起我的夏天,大概要从第一瓶波子汽水开始。

犹记幼时,拿着从父亲那里得来的几块零花钱,忙不迭地跑下楼,试了几次才将钥匙插进锁眼,骑上比我还高的自行车偷偷去找他。

他们高中的门前有一个高高的坡,我费力的蹬着脚踏板,歪歪扭扭的骑着。翻过这边,风呼呼的吹着,抬头就能瞧见站在校门口的荒。

少年时的他就有些寡言,骨子里的东西。套着宽大的运动校服,裤脚随意的卷高一边,露出还算白皙的脚踝。额头处挂着打篮球出的汗水,发丝粘在了一起,脸颊因炎热微微泛红。

“怎么那么慢?”

“报告长官,坡太高了,骑不上来。”

“蠢。”

说着向我伸了伸手,我会意的在裤兜里左掏右掏,扯出张皱巴巴的纸巾和几张零钱。他略嫌弃的看了看我,我耸耸肩对他吐了吐舌头。

“下不为例。”

荒去买汽水,我便跑到高处坐着,乘着阴凉,荡着腿,望着人越来越少的学校发呆。

直到他唤我,我才缓过神来,然后我便对上了两瓣混着波子汽水味的又带着凉意的嘴唇,蜻蜓点水般的。

我愣头愣脑的接过他硬塞过来的半瓶汽水,傻乎乎听他的话喝得干干净净,才注意到他不自在的撇过了头和泛红的耳根。

“荒。”

“什么?”

“你转过来。”

在他转头的瞬间,我也学着他的模样,费力凑近他,朝他的嘴唇上啄了下,然后笑嘻嘻的说,“我要回去告我爸,荒偷亲我。”

“你敢!”,边说边撩开我的碎发,俊脸朝我逼近,将我笼在他高大的身影里。

我想,他的吻凉凉的甜甜的,真好。

荒的夏天也从带着波子汽水味的吻开始了。

待续,mua



































我一定要在八月之前写一篇百合!!!
一定要piao到烟烟罗小姐姐!!!

暗自搓手

(这个flag一定要立,如果你们有百合经历而且愿意分享给我的,私我ww)

202   【中】01~04

#现代  cp荒川   by阿糯

#俱乐部游泳教练(退伍军人)x酒吧小歌手

#小学生文笔,轻喷,爽一爽就好啦,不要在意

#前面在我主页,mua

#依旧很水的更新


01.

他们常说,撒娇的女人命好。薇安说我在感情里不懂退让,直来直去。她说,宴安你得讨好他,等他来哄你,简直是玩笑话。


童年,没有人教我,你可以撒娇,也没有人给我撒娇。


对于父亲我只能幻想,幻想他是一个四十岁的成熟男性,坚实的肌肉,棱角分明的脸庞,目光霸道又具占有欲、侵略性,越是危险越是吸引人。


幻想他小心翼翼的把我抱在怀里,刮过胡子后迫不及待的亲吻我的脸颊。


我希望我的父亲是个风流的坏男人,事实证明,他是,他从我出生起就抛弃了我,只留下了两个字,宴安。


“宴安”,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玩笑。是欠下的风流债,是唾弃的过去。


02.

荒川喜欢亲吻我的嘴唇,被无数男人夸过最迷人的部分,无一例外。


丰满的唇形,代表深情的唇珠,此刻都被他舔舐。


我更喜欢荒川的作风,绝对的占有欲,技巧性的挑逗,我迫切的想要交换他更多的唾液。


直到他明显因我的主动而惊讶和害羞,猛地将我推开。


不够啊……


我丝毫不避讳的表现自己的对他身体的渴望。


我偷笑着看着他那又别扭又恼怒的样子,故意使坏,调情式的含住他的喉结,身体附上他坚实的胸膛。


宴……安,等等……别闹……


我必须拆穿他假正经的伪装,我贴着荒川的唇,仅我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都在嘲笑他。


可是我刚刚听到荒川……吞口水了……


嘴里说着没有却将我抱的更紧了。


我是如此渴望他的一切,只要他想要的,我都会给他。


荒川形容我的爱情,狂热而偏执。


而他为此沉沦。


Honey, I'm on fire I feel it everywhere

亲爱的,我每一处都燃起了欲火


Nothing scares me anymore

无所畏惧


03.

他们都说他们喜欢我的名字,我的卷发,我的灵魂。他们说他们爱我的一切。


我对此深信不疑,我从不揣测他们的用意,我将所有的性幻想赋予他们,我希望一切都和想像的一样美好。


一个极度缺失爱护的女子,要么不轻易相爱,要么只会在爱情里丢了自己。


我选择后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母亲从未告诉过我要如何在情爱里保全自己,她无法想象没有男人的生活。


她是个可怜的人,没有人真正爱过她。


他们骂她,婊子无情。


我却没有资格嘲笑她。


04.

当我看见荒川怒气冲冲的样子,我极不正经的笑了起来,末了还调皮的朝他打了个酒嗝。


看得出来我心情很不错,他到是极为苦恼的瞧着我,那样子……让我想想……


他脸臭的样子就像当年教导主任看问题少女一般。


我坐在后台的沙发上,晃着脚丫,嘴里哼着歌,身体微微摇晃,笑嘻嘻的盯着阴晴不定的他。


对于我无赖的模样荒川总是选择无视,他说我就是缺爱的小女孩,急于吸引他人的注意,成为人群里的焦点。


我不屑的耸耸肩,说得真准。


所以,今天荒川也只是揉了揉我细软的头发,一声不吭的将我背出了酒吧。


礼貌的我不忘向老板道了声晚安,一直朝渐渐消失的人影招手。


月色真好。














































《和小叔叔的一天》

《和小叔叔的一天》 by阿糯
#cp荒川
#突然高产(?)
#喜闻乐见的ooc

我有一位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老公。

锵锵锵!就是这只喜欢偷鱼吃的水獭。

举高高,吧唧一口.jpg

我无数次都想带他出门和各式姐妹炫耀,统统都被他用小爪子拍拍脸严厉拒绝,“本王不干。”然后缩回被窝里。

就算我好求歹求,他都一脸冷漠,可我总有一种谜之直觉,他的内心还是有些许的蠢蠢欲动……?

哼,有朝一日我势必拐你原型出门,吼吼!

我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帮荒川刮胡子。千万不要问我这个爱好怎么养成的,你去问荒川。

荒川:喵喵喵……?

由于身高差距悬殊,我尝试过踮脚尖,踩小板凳,伸长了手,倔强的去够他的嘴巴,均以失败告终,他还不忘在我的伤口上撒盐,“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

我可真是暴风式哭泣了,得得得,你去找女超模当老婆,反正我是个155的废柴。之后当然就是一阵粉锤,一系列威胁,“荒川你今天别想上老娘的床了”“去跪遥控器!”

我老公的特殊之处就在于这些他都不认账,一边说我不要,不可以,一边把他宇宙无敌可爱的老婆我抱上了洗漱台,老老实实的弯了弯腰,认命的让我为所欲为。

当然我也不负众望,成功的在荒川脸颊上留了道红口子,美其名曰:平添了几分你在我心里的硬汉形象。

然后这位硬汉肯定就会立即借题发挥,耍耍流氓,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啧啧啧,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此后类似的奇怪要求层出不穷,比如让他留头发给他梳小辫啊,比如开美颜相机给他加猫咪贴纸啊,再比如坐他肩上去看一整天歌星的演唱会啊。

毫无怨言,尽心尽职,不亏是平安京的模范老公之一。

我说什么来着,你别看荒川一脸霸总样,其实就是个妻奴,可把我牛逼坏了。

介于最近我有点嚣张过头了,为了安抚一下我滴小叔叔,我决定使出最俗气的招数:美人计。奈何我又技术不到家,被他将计就计,榨了个干净,我当真欲哭无泪。还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我给你念念啊——
1.不许说吾爱偷鱼,都是成年往事
2.以后帮吾刮胡子记得用电动的,吾的脸没事,你笨手笨脚的伤着自己不好
3.吾……咳……下次贴纸我想用那个兔子的(我:这还是我老公吗?)
4.以上这些不许到处乱说,能做到就……就破例让你出门炫耀

痛并快乐着的我,心想自己一定要撰写一部秘籍《论如何制服霸总》或是《论妻奴的一百种养成方法》,说不上分享经验,就给姐妹们提个醒。

惨了惨了,荒川来啦,可不能让他看见我的稿子,藏好藏好。

哟今夜又是个销魂夜。




《和荒哥的一天》 by糯姐

#日常……大概

#喜闻乐见的ooc,慎入

#我今天真的是荒嫂,抽卡被荒淹没,嘻嘻

#下一个想看谁?记得给我留言啊!!!!


我老公平安京第一超模荒,最喜欢干的家务就是洗衣服。


每每见到他勤快的身影,我都忍不住的想赞美他两句——


“荒哥,你可真贤惠,隔壁天天打扫庭院的狗子都赶不上你!!”


“荒哥,快快快,小的给您揉揉肩,嘿,可别嫌弃我,手艺好着呢!”


不待荒哥过来教训我,我就乖乖的比一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以表歉意,转身装模作样的说着,“慎言慎言!”


荒哥通常都很无奈,在我听来依旧宠溺的说,“别给我添乱……去客厅里坐着,等着吃饭。”


我自然是高兴的,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就吧唧他一口,“耶!荒哥万岁。”不出一分钟荒哥的脸肯定要红。


荒哥洗衣服的技能还是我教的呢,十分的简单,只要有一堆脏衣服,一袋洗衣服,一个大盆,一双灵活的脚就可以了。


对啊,进去踩一踩!你能想像180+的荒哥在大盆里踩衣服的场景吗?配合着我强有力的节奏,“一二一,一二一……嘿!左右左,左右左……”哈哈哈哈哈嗝……不好意思我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皮归皮,可是你要懂个道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不,晚上就被逮着去床上“收拾”了一顿。


你可别说这个助眠运动十分的有效,我累的听见他说什么都只会回答,“嗯,好的,你是老大,我啥都听你的。”这一定是蓄谋已久的,不过我还是要夸夸荒哥日渐精湛的技术,我成功的被爽到了。


细节当然不可描述啦,难不成让你都知道我老公的魅力吗?那可不行,我可是名副其实的荒嫂,我老公不纳妾的。


荒:乖巧.jpg


嘘,别说话了,荒哥催我睡觉了,挥挥。